富村伟绩,张开扭亏

2019-09-26 17:47栏目:知识产权
TAG:

图片 1

12月19日讯 今年,安徽预计会有1000多个贫困村出列,位于大别山区的桐城市石窑村就是其中之一。石窑村300多户村民中,曾经有一半以上是贫困人口,产业底子薄是致贫的主要原因。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当地因地制宜盘活资源,发展产业,走出了一条山区特色的产业脱贫之路。

穷,曾像牛皮癣一样黏在东源村甩也甩不掉。

这里是桐城市黄甲镇石窑村的产业扶贫基地,当地通过流转村民的荒山,在这里种下了500多亩的白茶,现在村民正趁着冬闲季节,对土地进行深翻,为来年施有机肥做准备。

图片 2

从2015年刚开始试种白茶时不足100亩发展到了现在的500多亩,最早参与进来的贫困户齐龙江,可以说是见证了当地产业脱贫带来的巨大变化。

湖南中烟驻东源村工作队长曹兴洪看望老支书范国春。

安庆桐城市黄甲镇石窑村 村民 齐龙江

红网时刻记者 杨斌 郴州报道

山还是我家山 收入翻了好几倍了

水泥台阶白粉墙,家家户户住洋房。

记者:具体是哪几项收益呢

屋前屋后一个样,路路小车并排行。

山林流转 我家20多亩 一年1000多块钱 加上我在这上班 一年四五万块钱

——东源村新民谣

齐龙江告诉记者,这片荒山地以前村里试验种植过传统绿茶,因为土壤气候不适宜效益不高后来放弃了。自从村里来了扶贫工作队,引进农业企业考察测量后发现,这里的土壤适合种植高山白茶。

这里是湖南最南。东源村,作为宜章的一个脱贫村,可谓“来之不易”:明明是湖湘属地,偏偏得借道广东,到省会长沙需辗转3小时,转身翻座山就是广东。造访者在高铁捷运和山路颠簸的体验转换中,体会到的“快”与“慢”、“开放”与“闭塞”,似乎正是眼下这座边界小村从脱贫到富强过程中的真实写照。

安庆桐城市双创农业科技公司 总经理 金少清

事实上,东源村是湖南脱贫路上的佼佼者。从2018年3月16日省级扶贫工作队正式进驻,到同年底通过脱贫验收,仅用8个月就甩掉了祖祖辈辈的穷帽。眼下的东源,产业多头、民心振奋,上千万的投资接踵而来,一步跨越深度贫困步入新农村建设的历史性阶段,俨然“后脱贫时代”新农村发展创新的代表。而赋予东源村点石成金本领的,是湖南中烟驻村帮扶工作队。

我们采取公司加农户加基地的模式 不但提供种植技术 并且负责销售等一体化运作

穷村涅槃,8个月里发生的骨牌效应

然而一开始村民参与的积极性却不高。驻村扶贫工作队走访后发现,主要原因是村民大多数缺资金、缺技术,为了精准施策,村里规定,只要积极参与村里产业发展的,将会优先享受到小额扶贫贷款、专家技术帮扶等政策。

穷,曾像牛皮癣一样黏在东源村甩也甩不掉。

安庆桐城市黄甲镇石窑村 村民 齐龙江

“八分山,一分半田,半分村庄,典型喀斯特地貌存不住水”。全村2800多口人,人均耕地刚过一亩。时至今日,走在村里,还能看到一簇簇建了上百年的土坯房,成为过去贫穷标签的注脚。垃圾靠风吹、污水靠天蒸、房屋乱搭建……

这两个问题解决了 我们也有信心做这事了 我也带动20户贫困户一起发展

在老支书范国春的眼里,谁能改变这一切,就是对东源村最大的恩情,谁就是村里最大的恩人!

通过采取这种村里引导,贫困户互相带动的模式,石窑村还发展了高山蔬菜种植、林下畜禽养殖等10多个产业,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也由当初的200多户减少到了现在的不足10户。

这个恩人,不是孤胆英雄,而是湖南中烟驻东源村工作队及其背后还有湖南中烟的党组班子。说起湖南中烟和东源村的结缘,既有沙场点将又有主动请缨的戏剧性。

安庆桐城市黄甲镇石窑村扶贫工作队 副队长 王鹤

“东源村是宜章贫中之贫、困中之困的贫困村,啃下这块硬骨头必须要一支能打硬战的工作队才行,湖南中烟是我们的最佳选择!”2018年的一次村民座谈会上,宜章县委副书记、县长张润槐透了底。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 坚持精准扶贫 精准脱贫 通过技术资金帮扶 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了 同时激发他们的内生动力 让他尝到了 我通过产业发展有稳定收入 能够稳定脱贫

队长曹兴洪的“临危受命”,除了湖南中烟党组对他一贯的工作能力和表现的高度认可外,还与其扶贫情结息息相关。“我姐姐、妹妹都在县里任扶贫队长,几乎每次的家庭聚会,都是一场扶贫研讨会、培训会,如果组织批准,我愿意随时加入到扶贫工作中。”湖南中烟党组经过反复研究后,最终选择曹兴洪任新一轮工作队长。

为了让大家致富的步伐更快一些,这个村还加速推进农村“三变”改革,将村里的资源资产盘活,成立村级企业,带动农民增收。贫困户方玉清依靠村里产业发展和丈夫在外打工的收入,今年光荣脱了贫,盖起了新房,扶贫工作队就动员她把家里改造成民宿,参与到村子里的旅游产业发展中来。

派出了得力干将,湖南中烟还发挥“大本营”作用,全力帮扶东源村精准脱贫。扶贫工作作为湖南中烟“党组工程”“一把手工程”,负责扶贫工作的副总每季度到村指导调研一次,其中去年5月份带队驻村6天5晚,走遍了东源村的角角落落,形成近20页的手写的调研报告;162户贫困户,162个帮扶责任人,他们按湖南省委提出的“户帮户亲帮亲,互助脱贫奔小康”活动方案全力开展精准脱贫工作。

安庆桐城市黄甲镇石窑村 村民 方玉清

和时间赛跑,跑成泥腿子,找出金点子。“这是我参加精准扶贫工作4年中,最苦最累的8个月,人都瘦了十多斤。”副队长李长军在谈到东源帮扶工作时说。

我们现在发展这个民宿 分红有1000多块钱 经营好了一年也有两万多块钱的收入 到时候就可以把老公喊回来一起发展了

没有任何一种努力会被辜负,工作队在忙碌的调研会诊中找到了东源村的病根:产业基础薄弱、村集体经济薄弱。

通过广泛整合村里的资源资产,石窑村还谋划成立了生态体验旅游公司、劳务公司等5个村级企业,今年村集体经济收入有望接近20万元,村民人均收入预计会突破7000元,实现户脱贫、村出列的目标。

“脱贫前茶叶、蔬菜种植是村里的主要产业,但是优质的高山茶叶没有品牌只能作原材料卖;蔬菜也好不到哪里去,交通不便导致种植户连续亏损三年;2017年村集体账户只有光伏发电的2万元家底。”曹兴洪说。

安庆桐城市黄甲镇脱贫攻坚指挥部 负责人 雷树

东源也有优势,四面环山宛如聚宝盆,空气清新山势海拔800米左右,种植茶叶、油茶、烟叶条件优越。泥土坯的房子也不是一无是处,经过危房改造成为旅游开发企业眼里的“香饽饽”,以泥坯房为主体的民宿开发项目已在东源启动……

十九大对当前的脱贫攻坚工作作出了新的规划和部署 更增加了我们的信心和干劲 我们将以十九大精神为指引 实施好脱贫攻坚项目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牵一发而动全身,犹如骨牌效应,“穷乡僻壤也有了量身定制的产业框架”,这是东源村民祖祖辈辈没想过的,现在却成为现实:两茶、一叶、旅游、电商为内容的“2111”产业规划,东源村的“富村大业”正全面有序、统筹推进。

通过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石窑村的脱贫攻坚有了内生动力。通过实施农村三变改革,更加快了村民由脱贫迈向致富奔小康的步伐。在当前的脱贫攻坚过程中,除了坚持精准扶贫,实施好脱贫攻坚项目,还要不断地借助外部力量,才能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图片 3

村民范清洪专门负责协调、沟通村民有关民宿的相关问题。

进阶有道,田野上嫁接500强企业的品牌力量

回顾湖南中烟的进驻,曾经一度让东源村沸腾,甚至风传“大企业要每家每户派发大红包”。有人打趣说,对总资产超700亿元的中国500强企业湖南中烟来说,靠给村民发钱也能让他们跑步进入“小康”,但是这样的“扶贫”还有什么意义,几年后湖南中烟扶贫期满撤离,村民们再陷入穷困中?

“进村扶贫,我们坚决不发红包。”对曹兴洪与同伴们而言,这是底线,也是最终考量扶贫效果的试金石。

科班出身、起步于生产一线,从湖南中烟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曹兴洪,和同伴们来到东源村,暗下决心要在这十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开启产业扶贫富村试验。

把东源村作为“企业”考量后,工作队有了思路,那就是通过壮大村集体经济,带动村民脱贫致富。面对村集体户头上不过2万元的家底,他们明白,光靠过去简单的种养和代工收入,只能维持村集体经济的低位运转,要发展壮大必须挖掘村里的资源进行精细规划。

《湖南中烟对宜章县东源村2018-2020年三年动态帮扶规划》《东源村村庄2018-2030建设规划》相继新鲜出炉。曹兴洪一以概之:“就是摸准市场需求,用企业运营的规律,在东源寻找可供差异化运作的特色禀赋,通过‘联结、赋能、共享’,以品牌联盟的力量构建东源村的未来。”

这支平均年龄不超过40岁的帮扶队伍,就此个个成为项目联络员、推进者,先后为村里引入烟叶、紫米种植、香猪养殖,协调中联天地与华宝两个国内顶尖的龙头企业落户东源;

把脉茶叶种植,开启品牌塑造行动,湖南中烟旗下“芙蓉王”设计团队亲自操刀设计、包装,变原料出售向品牌销售转变,莽仙沁绿茶喜获郴州“绿茶王”称号,红茶荣获金奖;

“用榜样的力量影响人”,帮助村中能人成立3家合作社和2个扶贫车间,开展“春风行动”,设立公益性岗位,鼓励企业与合作社招用贫困户和村民,带动300余名村民就业;

工作队还创造了宜章农村路网建设的一条记录:2条道路加宽,4条通组道路,3条路基建设,一个村在半年内实施9条路的建设,开全县先河;

23套危房改造,69套房屋修缮,120盏太阳能路灯照亮东源村大道小巷……

一个个工程完工,倾注了队员们的血汗,也见证了东源村的变迁。村民看在眼里,喜上眉梢。一封东源村民写给湖南中烟情真意切、语言质朴的感谢信,在全市帮扶工作队的朋友圈中广为流传,郴州市委领导为此点赞:“变化要一点一滴的积累,民心要一户一户去赢得,向奋斗在宜章最边远的湖南中烟工作队致敬”。

“湖南中烟真的是来东源做实事的。”范国春老人也对曹兴洪及队员们竖起了大拇指。现任村支书陈斌感触最深的就是,村集体收入从2017年的2万元飙升到2018年的21.864万元,工作队付出太多,却依然住在村小学简陋的宿舍、吃着简单的饭菜,割舍下年迈的父母和膝下幼子,为离家几百公里外的东源村继续奔走忙碌……

图片 4

湖南中烟工作队把脉茶叶种植,开启品牌塑造行动,“芙蓉王”设计团队亲自操刀设计、包装,东源村茶业向品牌进军。

图片 5

东源四面环山空气清新,种植高山烟叶、茶叶、油茶条件优越。

引进大项目,山村搭好金窠也能栖凤凰

赞许的背后,也有不同的说法。有人说,倚靠湖南中烟这样的中国500强企业,帮助一个小村脱贫是小菜一碟,但“高配”的资源是道屏障,这样的扶贫经验不具备普遍性。

曹兴洪毫不讳言中烟品牌对东源村引进项目的巨大“背书效应”,在他看来,贫困山村甚至欠发达地区的发展,其实更需要大企业名企业的介入,“更重要的是,我们通过搭建项目谋求多赢,既是脱贫和新农村建设的需要,也是企业下探挖掘新市场的有利实践,何乐而不为?”

就在今年2月,湖南中烟启动了品牌英雄联盟扶贫的理念,先后引进中联天地、深圳中联创投、湖南宝信云建筑、华宝集团、中科院华南植物所等共同参与东源扶贫。其中,中联天地、深圳中联创投基金分别成立宜章分公司,直接对接东源的扶贫产业,中科院华南植物所在东源挂牌试验基地。

4月18日,宜章莽山文旅开发项目亮相香港招商现场。千里之外的东源,也有很多人在关注着这个项目的进展。村民范清洪就是其中一位。他还有一个身份,“东源民宿项目推进理事长”,专门负责协调、沟通村民有关民宿的相关问题。

给予范清洪“名号”的正是深圳中联创投,后者经湖南中烟帮扶队牵线与宜章县政府签约,对接大莽山旅游的民宿文旅项目落户东源村且列入全县重点重大项目。该项目分四期投资,第一期2000万的精品民宿投资已全面启动,拟9月份完工,争取在今年10月份的莽山国际旅游节开幕前形成接待能力,最终向建设省级田园综合体的目标而努力。

记者在东源采访时,正赶上工作队和村支两委为民宿项目的推进问题伤脑筋:部分村民在合约上出现反复、民宿周边家族坟地的搬迁问题……这些问题已经影响项目的推进,导致3月28日举行启动仪式的民宿项目近乎停顿,工作队员们为此心急如焚。不过,他们的共识是,一定要确保村民的权益,越是有争议越是急不得,工作还得一家家做。

临近发稿,传来好消息,村民范清洪发给记者的“东源村男丁交流群”微信截图上,村民们的言论令人感动,他们对民宿项目于村里的意义深为认同,即使有不同诉求,一切也在协商中进行。

这对曹兴洪是个莫大的慰藉。这个项目被他寄予了太多厚望,他希望以此带动整村环境整治、基础设施的升级与综合体验农业的形成,为美丽乡村的建设,村集体经济的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真正实现东源村的高质量发展。

“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到2020年,能让东源村民幸福的笑颜在这美丽的高岭绽放!”同时兼任东源村第一书记的曹兴洪对记者说。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网投发布于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出处:富村伟绩,张开扭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