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子里难题不仅仅是

2019-09-26 17:47栏目:知识产权
TAG:

央视评论员称,这个“补长”原本是铁路承运方为了方便乘客、在铁路运力未达上限的情况下作出的一个灵活性安排,但是未达运力上限并不是指未达这个区间的上限,而是要从起点到终点,全程进行规划。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今年五一假期,一则“很多买到火车票的人上不了车,原因竟是其他乘客‘买短乘长’导致火车超载”的消息颇受关注,国内行之已久的“买短乘长”再度引发争议。

今年五一假期,一则“很多买到火车票的人上不了车,原因竟是其他乘客‘买短乘长’导致火车超载”的消息颇受关注,国内行之已久的“买短乘长”再度引发争议。

图片 1

买了票,却上不了车

“买短乘长”导致火车超载,乘客持票无法上车。 来源:中国之声

5月1日凌晨,多名网友在微博上反映,自己提前买好的火车票,乘车时却无法上车。虽然工作人员承诺退票,但是却打乱了出行计划。“工作人员说,火车实在无法再上人,只能给我们全额退款。”

买了票,却上不了车

事后,工作人员回应称,由于正值五一假期,出行乘客大量增加,很多短途乘客及无票乘客上车后补票,甚至直接“强行”坐到目的地,导致列车行驶到淄博站和南京站时,车辆百分之百超载。

5月1日凌晨,多名网友在微博上反映,自己提前买好的火车票,乘车时却无法上车。虽然工作人员承诺退票,但是却打乱了出行计划。“工作人员说,火车实在无法再上人,只能给我们全额退款。”

济南铁路局回应

事后,工作人员回应称,由于正值五一假期,出行乘客大量增加,很多短途乘客及无票乘客上车后补票,甚至直接“强行”坐到目的地,导致列车行驶到淄博站和南京站时,车辆百分之百超载。

5月2日,济南铁路局向@中国之声 回应:

济南铁路局回应

4月30日5022次淄博站乘降组织情况

5月2日,济南铁路局向@中国之声 回应:

节假日客流大,5月1日淄博站发送人数35811人,同比增长近40%。4月30日,5022次共发售车票316张,比平时多20%。针对这种情况,车站增加了一倍的人力、加强组织,仍有部分旅客未上去车。对这些旅客,铁路局经过沟通, 为部分旅客办理全额退票,对有继续出行需求的旅客安排乘坐后续列车。

4月30日5022次淄博站乘降组织情况

济南铁路局称,车上许多旅客购买了短途车票,到站后不下车而是继续乘坐,致使后续部分旅客无法上车。

节假日客流大,5月1日淄博站发送人数35811人,同比增长近40%。4月30日,5022次共发售车票316张,比平时多20%。针对这种情况,车站增加了一倍的人力、加强组织,仍有部分旅客未上去车。对这些旅客,铁路局经过沟通, 为部分旅客办理全额退票,对有继续出行需求的旅客安排乘坐后续列车。

济南铁路局呼吁广大旅客在旅行过程中主动遵守铁路部门的有关规定,维护公共秩序,同时我们也会加强站车秩序管控,共同维护安全有序的乘车环境。

济南铁路局称,车上许多旅客购买了短途车票,到站后不下车而是继续乘坐,致使后续部分旅客无法上车。

当下允许买短乘长,运输能力现场研判难

济南铁路局呼吁广大旅客在旅行过程中主动遵守铁路部门的有关规定,维护公共秩序,同时我们也会加强站车秩序管控,共同维护安全有序的乘车环境。

事实上,按照现行的《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相应条款,作为铁路部门人性化的操作“买短乘长”或称越站乘车并未被完全禁止。上述规程第二章第七节第三十八条写道:旅客在车票到站前要求越过到站继续乘车时,在有运输能力的情况下列车应予以办理,核收越站区间的票价和手续费。

当下允许买短乘长

回顾此次“火车超载”事件,其主角并非今年清明假期因超员而晚点的高铁“复兴号”,《北京青年报》报道显示,网友反映的购票无法上火车的问题涉及5月1日的5022次列车途经站淄博火车站、K8372次列车途经站南京火车站。澎湃新闻梳理发现,这两趟列车均为普速列车,若要依赖现场乘务组调控,他们一方面难以直接获悉短途票购票旅客的真实乘车意图,一方面在实时研判“运输能力”上面临着更大挑战,且相应控制手段目前并不丰富。

运输能力现场研判难

公开资料显示,若严重超员导致旅客列车弹簧压死,车辆不准开车。参照原铁道部2012年的规定,“红皮车”不得超员超过40%,“绿皮车”不得超员50%,而根据《北京青年报》报道,5022次和K8372次到淄博站和南京站时已经“百分之百超载”,且工作人员无法对无票或车票目的地不相符的乘客强行驱赶。考虑到列车运行中的乘客安全,“为后续乘客办理全额退票”是工作人员惯常采用的解决办法。

事实上,按照现行的《铁路旅客运输规程》相应条款,作为铁路部门人性化的操作“买短乘长”或称越站乘车并未被完全禁止。上述规程第二章第七节第三十八条写道:旅客在车票到站前要求越过到站继续乘车时,在有运输能力的情况下列车应予以办理,核收越站区间的票价和手续费。

类似的案例并不少见。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0月曾有网帖称,河北沧州一普速列车超员100%,就出现车站提醒后续旅客做好退票准备的情况。2013年3月,经过河南三门峡的K1351次列车超载率达90%,车站请持有此列火车票的乘客办理退票手续。

回顾此次“火车超载”事件,其主角并非今年清明假期因超员而晚点的高铁“复兴号”,《北京青年报》报道显示,网友反映的购票无法上火车的问题涉及5月1日的5022次列车途经站淄博火车站、K8372次列车途经站南京火车站。澎湃新闻梳理发现,这两趟列车均为普速列车,若要依赖现场乘务组调控,他们一方面难以直接获悉短途票购票旅客的真实乘车意图,一方面在实时研判“运输能力”上面临着更大挑战,且相应控制手段目前并不丰富。

相较于普速列车,“复兴号”等高速列车对“重量”更为敏感。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指出,一位熟悉复兴号设计的相关车辆专家介绍,“复兴号”设计有超员报警限制,在超员20%时可正常运行。

公开资料显示,若严重超员导致旅客列车弹簧压死,车辆不准开车。参照原铁道部2012年的规定,“红皮车”不得超员超过40%,“绿皮车”不得超员50%,而根据《北京青年报》报道,5022次和K8372次到淄博站和南京站时已经“百分之百超载”,且工作人员无法对无票或车票目的地不相符的乘客强行驱赶。考虑到列车运行中的乘客安全,“为后续乘客办理全额退票”是工作人员惯常采用的解决办法。

对于节假日期间“买短乘长”,铁路部门一方面是前期劝,例如,@南昌铁路 5月1日消息称,“每逢节假日,铁路客流量都会骤增,感谢广大乘客对铁路的信赖和支持。节假日期间,希望广大旅客严格按照实际到站购买车票,按票面标明的车次、区间乘车,不要买短乘长、越站乘车,影响列车安全运行和后续正常购票旅客的乘车出行”,一方面是现场劝,例如,清明假期晚点的G7192次“复兴号”的列车乘务员采取了多种方法疏散客流,包括通过广播请11号车厢的旅客往10号车厢走,并请部分到杭州东的旅客下车换乘后续列车。

类似的案例并不少见。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10月曾有网帖称,河北沧州一普速列车超员100%,就出现车站提醒后续旅客做好退票准备的情况。2013年3月,经过河南三门峡的K1351次列车超载率达90%,车站请持有此列火车票的乘客办理退票手续。

5月2日晚间,针对近日“买短乘长”行为引发的争议,央视评论员洪琳指出,准确地说,“买短乘长”应该被称为“买短补长”,不管是不购票就乘车还是购买了短距离车票然后超出乘车距离,都是违法行为,不补票是不行的。这个“补长”原本是铁路承运方为了方便乘客、在铁路运力未达上限的情况下作出的一个灵活性安排,但是未达运力上限并不是指未达这个区间的上限,而是要从起点到终点,全程进行规划。因此,“买短”能否“补长”这个决定权应该是在铁路承运方。

相较于普速列车,“复兴号”等高速列车对“重量”更为敏感。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指出,一位熟悉复兴号设计的相关车辆专家介绍,“复兴号”设计有超员报警限制,在超员20%时可正常运行。

他指出,铁路承运方可以决定能不能“补长”,如果出于安全、秩序的考虑,它作出不能“补长”的决定时,乘客应该遵守。因此,这里面需要大数据来说话,现在的信息铁路部门是完全掌握的,不应该凭借乘务员他肉眼的判断来觉得这个车厢是否严重超员。如果乘务员在旅客上车时拿着这个小的机器已经补不出来票,那么意味着这个系统已经进入到一个饱和状态,这个时候可以果断拒绝“补长”。如果这些数据都能有效地运用在铁路购票系统,包括铁路运行之后是不是决定补票的情况下的时候,对于乘客来讲,应该遵守购票乘车秩序,像现在的乘车高峰期,在铁路部门明确不补票的时候,乘客应该遵守约定。

对于节假日期间“买短乘长”,铁路部门一方面是前期劝,例如,@南昌铁路 5月1日消息称,“每逢节假日,铁路客流量都会骤增,感谢广大乘客对铁路的信赖和支持。节假日期间,希望广大旅客严格按照实际到站购买车票,按票面标明的车次、区间乘车,不要买短乘长、越站乘车,影响列车安全运行和后续正常购票旅客的乘车出行”,一方面是现场劝,例如,清明假期晚点的G7192次“复兴号”的列车乘务员采取了多种方法疏散客流,包括通过广播请11号车厢的旅客往10号车厢走,并请部分到杭州东的旅客下车换乘后续列车。

铁路承运部门的责任在哪里?洪琳指出,在完全可以预知未来车辆拥挤状况时,它没有行使有效管理,没有做到安全秩序的衡量。对于正常购票却无法上车的乘客,你只能提出一个改签的建议,但对方接不接受是对方的权利,铁路部门应该作出违约的补偿。

5月2日晚间,针对近日“买短乘长”行为引发的争议,央视评论员洪琳称,准确地说,“买短乘长”应该被称为“买短补长”,不管是不购票就乘车还是购买了短距离车票然后超出乘车距离,都是违法行为,不补票是不行的。这个“补长”原本是铁路承运方为了方便乘客、在铁路运力未达上限的情况下作出的一个灵活性安排,但是未达运力上限并不是指未达这个区间的上限,而是要从起点到终点,全程进行规划。因此,“买短”能否“补长”这个决定权应该是在铁路承运方。

网友评论

据他称,铁路承运方可以决定能不能“补长”,如果出于安全、秩序的考虑,它作出不能“补长”的决定时,乘客应该遵守。因此,这里面需要大数据来说话,现在的信息铁路部门是完全掌握的,不应该凭借乘务员他肉眼的判断来觉得这个车厢是否严重超员。如果乘务员在旅客上车时拿着这个小的机器已经补不出来票,那么意味着这个系统已经进入到一个饱和状态,这个时候可以果断拒绝“补长”。如果这些数据都能有效地运用在铁路购票系统,包括铁路运行之后是不是决定补票的情况下的时候,对于乘客来讲,应该遵守购票乘车秩序,像现在的乘车高峰期,在铁路部门明确不补票的时候,乘客应该遵守约定。

不少网友认为“买短乘长”,老实人却吃了亏:

铁路承运部门的责任在哪里?洪琳说,在完全可以预知未来车辆拥挤状况时,它没有行使有效管理,没有做到安全秩序的衡量。对于正常购票却无法上车的乘客,你只能提出一个改签的建议,但对方接不接受是对方的权利,铁路部门应该作出违约的补偿。

好多沙雕:这对于买票上不了车的公平吗??? 别人的错误为什么他们来承担?

网友评论

王少少: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不少网友认为“买短乘长”,老实人却吃了亏:

小风筝y:从来都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好多沙雕:这对于买票上不了车的公平吗??? 别人的错误为什么他们来承担?

全是美女:总有那么多不守规矩的人,得处罚啊!!!!

王少少: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反手泥光:老实人吃亏系列

小风筝y:从来都是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希望与信念:纵容不守规矩的人,其实在破坏规则

全是美女:总有那么多不守规矩的人,得处罚啊!!!!

失眠的小鬼:对呀,为什么老实人受欺负

反手泥光:老实人吃亏系列

对于“买短乘长”,

希望与信念:纵容不守规矩的人,其实在破坏规则

你怎么看呢?

失眠的小鬼:对呀,为什么老实人受欺负

(本文综合自澎湃新闻记者 钟煜豪、肖源/@中国之声、张香梅/北京头条·北京青年报、网友评论综合自新浪微博)

审核:王小龙

本期实习编辑 常琛

版权声明:本文由手机网投发布于知识产权,转载请注明出处:骨子里难题不仅仅是